回归常态──美国总统哈定无为的美德

2018年02月22日 14:35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Return to Normalcy──无为的美德

文/卢安迪

我对大部分美国总统的评价都是跟主流舆论相反的。我认为林肯、威尔逊、小罗斯福、林登·詹逊、奥巴马是美国史上的五大暴君,但很多人对他们赞口不绝。相反,20世纪20年代共和党的哈定总统(Warren G.Harding)常被评为史上最差总统之一,因为他是个「废材」,我却认为他是20年代实际最好的总统之一,因为他胜在够「废」。

哈定有多「废」?他就像古代荒唐政事的皇帝一样,几乎什么都不做,整天躲在白宫里打扑克牌。他甚至连英文文法也错漏百出,例如他在演讲中说:“We must proper America first.”众所周知,proper是个形容词,他却当动词用,教人啼笑皆非。

哈定的另一「金句」是他竞选总统的口号“Return to Normalcy”,即是回到从前的美好常态,让人民安稳生息。这里不说normality而说normalcy,看似自创新词,令人莞尔。但后来哈定解释,他用的是一本很古老的字典,里面没有normality,却找到normalcy这个字!

1920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刚结束,再加上老罗斯福、威尔逊两朝的所谓「进步主义」(Progressive)经济政策朝令夕改,所以哈定这个「回归常态」的理念深得民心,以史上最大差距战胜了民主党的对手。而在哈定无为而治、轻徭薄赋的施政下,联邦政府开支在三年内砍了一半,失业率从11.7%减少至2.4%,并展开了一段美国史上最繁荣的经济增长。

忍一时风平浪静

或许哈定最有代表性和启发性的事迹,是他对严峻的1920-21年萧条的处理。面对股市爆泻,哈定一于少理,继续在白宫打扑克牌,结果萧条在一年内就自动结束了。要知道,经济萧条虽然很差,却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作用,就是理顺先前因信贷扩张而催生的错误投资,让经济重上正轨道(当然,最好是一开始便不要采取扩张性货币政策,避免问题出现。)这次经验和后来1930年代大萧条的处理手法和效果有着鲜明对比,稍后会回到这点。【注:跟后来的1929年股灾相比,1920-21年萧条时的物价暴跌更加严重,货币基数紧缩乃史上最猛烈的一次,这更凸显两次危机处理手法之高下立见。然而,今日西方的主流传媒和知识分子绝少提及1920-21年萧条的经验,因为这不符合他们主张政府干预的左派纲领。】

今时今日,电视主持总爱问总统候选人“How are you going to run the country?”(你怎么来管理国家),这是大错特错的。总统的职责不是run the country(管理国家),只是run the government(管理政府),而政府的角色就是保障人民的生命、财产、自由,让人们可和平合作、创造繁荣。思想家罗斯巴德认为,从政者不是越「劲」越好,而是越「废」越好:“Who wants good people in government? Good people should be in the private sector. Helping us out, helping themselves out in the private sector. We want schmoes in government. We want people who can’t find the doorknob. Why waste productive people, as well as looting the taxpayer?”【“谁想要政府里面的好人?好人应该在私营部门——留在私营部门帮助我们、帮助自己解除问题。我们希望政府中都是废柴。我们想要的是那些连门把手都找不到的人。为什么要像掠夺纳税人金钱那样,浪费那些富有成效的人才?”】

另一个类似的例子,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爱沙尼亚总理拉尔(Mart Laar)也是一个颇「废」的人。当时正值苏联解体,爱沙尼亚刚独立,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拉尔当总理时只有32岁,几乎完全没有读过经济,看过的唯一一本经济书就是佛利民夫妇写的《自由选择》。他以为书中的思想早已人所共知、毫无争议,于是便照版煮碗,自由放任,结果造就了年均增长率超过10%的「爱沙尼亚奇迹」,令爱沙尼亚成为波罗的海的一颗璀璨明珠。

咆哮的二十年代

说回美国,哈定总统任期未完就因病离世,一位诗人写道:「世上唯一一个每个句子要犯七个文法错误的人死了。」继任总统的是原副总统柯立芝,然后他还连任了一届总统至1929年。柯立芝一点也不「废」,是个充满智慧的人。他亦秉承了哈定的「无为而治」哲学,放宽商业管制,把税率减到本届政府上台前的三分之一,联邦政府开支一直低于GDP的5%。美国20世纪20年代被称为「柯立芝繁荣」,而且是文化、体育、艺术、音乐、电影发展最多姿多彩的岁月,史称「咆哮的二十年代」。

由是观之,良好管治的关键不在于领袖要「废」,而在于奉行有限政府、紧守财政纪律。但这是跟政客自己的利益背道而驰的,因为人们常常觉得公仆应该越「勤力」越好──很难想象一个竞逐连任的政客跟选民说:「我上个任期的政绩就是什么都没有做!」但柯立芝却自豪地说:“Perhap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accomplishments of my administration has been minding my own business.”【也许我的政府最重要的成就之一就是不多管闲事。】

柯立芝个性沉默寡言,素有“Silent Cal”【沉默的卡尔】之称。被问到会否在1928年竞选连任,当时民望奇高的柯立芝开了个记者会,在会上向众人派了一张纸条便走了,纸条上写着:“I do not choose to run for President in 1928.”众人被他搞得一头雾水:究竟他的意思是「我选择不竞选连任」,抑或「不是我想竞选连任,而是人民要我连任」?最后答案是前者。

乱世更需用轻典

本文地址:http://www.jsbaojs.com/guonei/4529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