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杂志:反垄断法薄弱,有四种方式可以限制硅谷的权力

2018年02月27日 19:08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编者按:在过去的一年,一直给美国人带来便利的科技公司让他们体会到了这些便利背后的代价。人们开始呼吁对硅谷巨头的权力进行限制。但是,单纯依靠市场力量以及当下的反垄断法律制度已经无法遏制硅谷巨头了。基于此,《连线》杂志发布了一篇文章给出了当前情况下能够限制硅谷巨头公司权力的四种方式。文章由36氪编译。

《连线》杂志:反垄断法薄弱,有四种方式可以限制硅谷的权力

财富和影响力集中在科技巨头之间已经持续很多年了——2016年,90%的新在线广告收入流向了谷歌或Facebook,迄今为止,亚马逊是遥遥领先的最大的在线零售商,第三大流媒体公司,以及最大的云计算供应商。硅谷的巨头们处于市场的顶端,几乎没有政府的监督,因为他们的产品用起来非常便利(吸引用户),有一个“杀手级”的背景故事(吸引投资人),精明的游说(影响政治进程)。同时,它们还拥有我们大量的个人数据,比我们自己都要了解我们自己。

它们之所以能够被允许不受约束地发展,部分原因是近40年来对美国反垄断法的解读,即认为反竞争行为主要是通过对消费者的影响来看待的。在这种情况下,科技行业的廉价产品和免费服务在某种程度上介于良性和善意之间。

然而,去年,不受监管的互联网平台对现实世界带来的负面影响变得不可否认,从帮助俄罗斯干预总统大选到传播假新闻,再到建立监控基础设施,监控我们的日常活动,以及用看不见的说服技巧来劫持我们的思想,让种族主义的广告内容变得自动化。

这开始让人们意识到科技行业的集中化存在了一些问题,并展开了一些辩论。在欧洲,监管机构已经超越了辩论的方位,转而采取了严厉的制裁措施,比如去年6月针对谷歌的24亿欧元罚款,原因是谷歌滥用其主导地位,在搜索结果中推广自己的购物服务以压低竞争对手。在一定程度上,这些举措反映出欧洲针对滥用主导地位的企业将要实施更严格的法律。

相比之下,美国对消费者福利的关注使得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司法部的反垄断执法机构很难对科技巨头提出索赔。这些公司的许多产品都是免费的,或者比竞争对手更便宜,让日常生活更方便,那么有什么坏处呢?

不过,反垄断的支持者和学者指出了几种可能会抑制硅谷科技公司主导地位的策略。这里有一些:

从小事入手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学家卡尔·夏普罗(Carl Shapiro)曾供职于司法部的反垄断部门,也曾为谷歌做过咨询。他最近发现了一个共同的模式:当大型企业收购临近领域中“能力很强”的公司时,竞争就会减少。夏普罗表示,这在科技行业尤其常见,比如谷歌收购YouTube和DoubleClick、Facebook收购Instagram和Oculus,以及微软收购LinkedIn。在去年11月的一篇题为《民粹主义时代的反垄断》的论文中,夏普罗称,美国司法部在1980年代采取的宽松并购指导原则,很可能是过去几十年市场集中度增加的罪魁祸首。

为了重振竞争,夏普罗称,执法者应该对并购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尤其是在大公司收购小公司的时候。他建议各机构对并购交易进行深思熟虑,如果小公司能够发展壮大,最终可能会挑战现在占据主导地位的企业。夏普罗告诉《连线》杂志,如果监管机构担心科技公司“占领了那些难以攻击的领域”,这些交易可能最终会对现任政府构成挑战,那么扩大审查的交易类型显然是一个好的开始。

两笔在2017年进行的交易似乎表明了夏比罗的观点:亚马逊收购全食超市,以及Facebook收购tbh——一款社交媒体应用,受到青少年的积极追捧。这两笔交易都没有引起监管机构进行详细审查,监管机构通常根据一套标准来评估拟议的合并交易,比如合并后的市场份额。例如,即使收购了全食超市,亚马逊也只占美国食品杂货市场的4%。

代表硅谷部分地区、最近成立了美国国会反垄断委员会的美国众议员罗·卡纳(Ro Khanna)表示,对亚马逊收购全食超市的批准程序也应该考虑到对潜在的就业岗位流失、工资和创新的影响。卡纳说:“我和妻子一直都在使用亚马逊。如果有亚马逊杂货店,我们的生活会变得更方便。但是除了方便之外,还应该考虑其他的因素。”

就Facebook收购TBH,分析师本汤普森(Ben Thompson)表示,反垄断官员没有意识到允许社交网络合并的强大网络效应,指出2012年Facebook收购Instagram时,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将Instagram视为一款没有收入来源的照片应用程序。汤普森认为,Facebook在数字广告领域的主导地位,是通过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等其他社交网络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来完成的。汤普森敦促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Facebook收购TBH的交易进行调查,即便Facebook支付的金额不到8080万美元(监管机构更严格审查的门槛)。

前联邦贸易委员会律师安南特·劳特(Anant Raut)表示,改革并购分析还应当注意可能不一定违反反垄断法但却表明反竞争行为的危险信号。例如,他说,执法者应该考虑两种流行的社交媒体应用之间的合并是否会损害竞争,如果这意味着一家公司现在占用了你一天30分钟的时间。

检查过去的承诺

以下是美国监管机构可以效仿的一种欧洲策略:对已获批准的交易进行跟进。

今年5月, 欧盟对Facebook罚款1.22亿美元,原因是该公司在2014年收购WhatsApp时误导监管机构,称其无法将Facebook和WhatsApp账户的数据合并。Facebook没有对罚款提出上诉,并表示这一错误是无意的,但此次调查可能也激发了法国隐私监管机构对该交易的重新审查。

本文地址:http://www.jsbaojs.com/life/4531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