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派"央企闯关东:公司高层拜会新上任的省领导

2018年04月22日 13:02来源:网络整理手机版

(原标题:央企“闯关东”)

在东北经济话题持续“高温”之际,一位已退休高官的一篇旧文被广泛传播。

“大庆油田打个喷嚏,黑龙江就要感冒。吉林的第一汽车制造厂、吉化、长春客车厂、松原油田同样对吉林经济影响巨大。辽宁更不待言,辽河油田、鞍钢、大连船厂、葫芦岛船厂、大连、辽阳、抚顺的石化企业、沈阳飞机制造厂都是央企。加上几乎所有的发电厂,输变电、邮政、通讯、铁路、四大商业银行,所有经济命脉都在央企手上。”

这段话来自张国宝,说话的场合是2017年9月举办的东北振兴论坛上。

张国宝曾担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长以及国务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被称为“最懂东北”的高层人士。

在“企业家雪地控诉”视频引爆新一轮东北经济大讨论时,张国宝的文章再度火爆并非偶然。

张国宝认为,东北的国有经济比重大,尤其是央企比重大。“东北经济不好,东北改革不深入,央企是难辞其咎的,负有重要责任。东北经济振兴期待央企深化改革”。

在张国宝发表这一改革呼吁前,来自南方的央企巨无霸——招商局已大举进军东北。

而在招商局之前,不少央企已经在山海关外生长或“闯荡”多时,有的身陷困局挣扎求生,有的已借改革走出泥沼、期待重拾辉煌。

央企“闯关东”

“改革派”央企招商局

高调越过山海关

2017年6月,招商局集团与辽宁省人民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辽宁省委书记李希表示,辽宁希望借助招商局集团的综合资源优势和管理经验,使辽宁的港口资源发挥出良好协同效应。

招商局集团董事长李建红表态,这次与辽宁的合作一定会给省委省政府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李建红表态的第三天,招商局在辽宁的战略部署大白天下。

6月13日,大连港、锦州港、营口港发布公告,辽宁政府与招商局集团签署《港口合作框架协议》 ,双方将合作建立辽宁港口统一经营平台,以大连港集团、营口港集团为基础设立辽宁港口集团,实现辽宁沿海港口经营主体一体化,争取2017年底前完成辽宁港口集团的设立和混合所有制改革,在2018年底前完成对省内其他港口经营主体的整合。

招商局宣布整合不久,辽宁政府换届,李希南下主政广东,陈求发任辽宁省委书记,唐一军任辽宁省委副书记、代理省长。

2017年11月,招商局集团总经理李晓鹏拜会了新上任的辽宁省委副书记、代理省长唐一军。李晓鹏表示,港口整合是双方合作的重中之重,必须全力推进。

招商局集团总部设于香港,被列为香港四大中资企业之一。截至2016年底,招商局集团总资产6.81万亿元,全年实现营业收入4954亿元,同比增长78%;实现利润总额1112亿元,同比增长34%,在中央企业中排名第二。

在近一百家的央企阵营中,招商局有三个关键词:体量、效益、改革。1979年,它独资开发了中国第一个对外开放的工业区——蛇口工业区,并相继创办了中国第一家商业股份制银行——招商银行,中国第一家企业股份制保险公司——平安保险公司。

经由辽宁省委省政府引入,由改革基因浓厚的招商局领衔整合辽宁沿海港口,亦即整个东北的开放口岸,招通过整合辽宁港口,招商局将成为最新一个大举投资“闯关东”的央企。

对于这个总部位于香港、以改革和效率知名的央企而言,来到东北的招商局并不孤单。

如果仅从总部地来算,东三省的央企数量远低于北京,仅只有五家,分别是位于大连的中国华录,位于鞍山的鞍钢集团,位于长春的中国一汽、位于哈尔滨的哈电集团以及位于齐齐哈尔的一重集团。

但如果加上所有央企的子公司、分公司及产业基地,东北是国内央企最密集的地方。

辽宁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曾公开表示,辽宁的大小央企1751户,占辽宁工业的40%;吉林的工业主营业务收入90%来自央企,跟地方无关。

梁启东说,央企块头大而且数量多,占很多垄断资源,“投一个项目100多亿元,投一个项目GDP上来了,一旦这个企业不行了,就是一个巨大的窟窿。”

3年巨亏300亿

鞍钢年轻员工变“啃老族”

2015年,东北最大的央企之一鞍钢股份巨亏45.9亿元,创上市以来最大亏损。

鞍钢股份是鞍钢集团上市公司。鞍钢是新中国第一个恢复建设的大型钢企,被喻为“中国钢铁工业的摇篮”“共和国钢铁工业的长子”。

2016年4月,一位35岁的鞍钢职工曾经向公司进化论讲述自己正在经历的困境:自从鞍钢巨亏,工资下降,她成了“啃老族”,“家里每天都不开火,我和爱人下班了直接去我爸妈家里吃饭。”

她说,“我爸的退休金现在一个月能拿到4500块钱,我现在拿两千多,比之前多的时候少了一半”。

随着钢铁行业大幅下滑,鞍钢集团在2014年利润总额数据为-104.28亿元,2015年也达到-107.48亿元,三年亏损累计超300亿元。

对于2016年业绩巨亏,鞍钢在一份公告中曾解释道,原燃料价格快速上涨、矿价总体处于较低位、安置分流人员发生较大额度的费用、集团承担了较重的历史包袱和社会责任包袱,其中安置分流人员费用就达到20.06亿元。

鞍钢另一块的亏损点在于其早前重组的攀钢集团。

在上一轮钢铁业整合潮中,鞍钢和攀钢集团实施重组合并,位于四川的攀钢被划归鞍钢旗下,后者是鞍钢集团内亏损的“重灾区”。

2016年,旗下上市公司攀钢习近平ST钒钛亏损59.88亿元,2014年-2016年三年连续亏损约120亿元。

近年来,鞍钢在招收新人方面数据大变。

2009年,鞍钢股份曾招聘应届毕业生共568人,其中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的毕业生214人,拥有大专学历的毕业生354人。鞍钢股份“不无自豪”地称,公司为解决目前大中专毕业生就业难的问题贡献了一份力量。

而根据《2016年度社会责任报告》,2016年,鞍钢股份招聘“应届大学专科及以上学历”毕业生18人。从2009年招聘应届生568人,到2016年招聘应届生18人,相当于8年间下降了97%。

鞍钢的巨亏不是个案。

作为国资委监管的重型装备央企,一重集团创造了许多项“中国第一”,比如我国第一套1700和1780毫米热连轧机、12500吨自由锻造水压机、30000吨模锻水压机、1150毫米方坯轧机、 2800毫米冷热铝板轧机。

近年来,随着下游工业客户需求减少,一重进入巨亏。2015年亏损18亿元,2016年亏损57.3亿元。2015年8月,年仅51岁的一重集团董事长吴生富在齐齐哈尔的办公室“自杀”,至今传言纷纭。

中国第一家炼油厂

230亿巨亏下减员“谋变”

身处于“强周期”行业,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21世纪前十年,鞍钢和一重都曾创下过罕见的盈利。在鞍钢、一重持续巨亏的时候,东北又一大主导产业——石油石化复苏,中石油旗下的抚顺石化也从巨亏的阴影中走出来。

抚顺石化位于辽宁抚顺,是中国第一家炼油厂,建国以来累计加工原油3.24亿吨,实现利税435亿元,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第一次南极科学考察、国庆五十年大阅兵都曾使用抚顺石化的产品。

本文地址:http://www.jsbaojs.com/tuijian/4545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